舞蹈是不大需要思考的东西丨TOPYS专访,你觉得舞

2019-09-30 作者:舞蹈介绍   |   浏览(194)

问题:你觉得舞蹈与武术的共同之处和本质区别是什么?

采访撰文/毛毛.G@TOPYS

回答:

头图设计/Meiling@TOPYS

武术和舞蹈看似不相关的两件事情,却有着同样的方面,他们都是属于人类的身体控制技术范畴。自从学习太极以来,我对于舞蹈的兴趣也日益浓厚,平时也看了一些舞蹈的资料,和武术一样舞蹈的内容也是很庞杂的:芭蕾、恰恰、现代舞、街舞、锅庄、新疆舞等等,好比武术里面有空手道、柔道、拳击、少林拳、太极拳等等。对于太极拳有了感觉之后,我看着这些舞蹈,也能稍稍品味出其中的韵律,也能随着图像的变化体会到身体的各种束展、跳跃、刚柔变化的美。舞蹈(譬如现代舞)的训练资料表明,他和太极拳的训练很多是相反的,譬如呼吸和身体的束展的配合就刚好相反,不过两者的目的不同,这些差异也都很自然。

“那个年代,除了林怀民跟非常非常少的人外,没有现代舞的欣赏者。”在诚品生活深圳人文30讲的首场讲座上,杨照这样为当天的讲者林怀民开场。

“云门舞集”的舞者们在训练的过程中,在舞蹈的动作编排中都引入了很多太极的因素,不过,和真正的太极还是有相当的距离。太极到了较高水平看起来是忽略掉很多的小动作的,拳谚有云“大动不如小动,小动不如如动”(不是不动),这一部分是和拳术的整劲相关,另一部分是因为对于身体的训练已经达到了相当高度,已经不再局限于小范围的身体变化,而是在更大级别上的身体控制。专业一点说,是大圈和小圈的关系。如果拿股票做类比,是周线日线和30分钟线,5分钟线的关系。那微妙细致的地方看似平静,其实暗潮涌动,那种动静相合阴阳纠缠的美,可是真美。而在“云门舞集”中展现的传统技术,更多是身体重心的控制、身体柔韧的极限,两者还是有不少的差别。相对来说,太极更能体现我们几千年来根植于民族内心的文化内涵。

林怀民,现代舞团云门舞集创始人,1973年至今,从《薪传》到《流浪者之歌》、《水月》,再到《屋漏痕》、《稻禾》……在他手中,云门舞集从一个舞团,发展成一枚文化符号,闪耀耀镶在现代舞历史上,而更为“神奇”的是,他在这一难懂的艺术中,找到了殿堂和草根的平衡€€€€

舞蹈中我最喜欢的是街舞和锅庄。街舞不说了,儿子在学,有时候我们全家跟他一起跳。锅庄是藏民族的传统舞蹈,关于锅庄的来源也有着很多传说。记得当时还稍微构思了以文臣公主出嫁为背景的故事,讲中华的武术如何和藏族的传统舞蹈结合形成了锅庄。锅庄特别是男舞,时而舒展轻松,时而粗犷奔放,很美。尤其是他的动作,在很多地方真的是以丹田带动身体,进而到四肢的。有一个拧胯翻转甩出上肢的动作,和懒扎衣是何其相似。锅庄的特点有含胸、颤膝、跺脚、晃胯、拧转、上肢随身体摆动、下肢稳健有力,还有明显的马步坐膝,想想咱的太极可也是这么练得。那种随着节奏甩出的长袖,和太极可是异曲同工的。所以,有时候,听着高原上高亢悠长的乐曲,我也可以很自然地舞出些锅庄的动作。呵呵,等有机会碰到舞蹈上的高人定要好好请教。

“舞蹈是肉身跟肉身的对话,不大是思考性的东西,所以感动是第一关。”

回答:

今年,是云门舞集创立第45个年头,已进入“退休过渡期”的林怀民却还是觉得有压力,这种压力来自一位路边卖玉兰花的太太。她在看了云门舞集今年7月在台北的一场户外公演后,花1500台币,买了云门11月一场表演的门票,整个过程她纠结了差不多15分钟,“云门做的事,得到了很多社会的支持,我们对这些人有种责任,”林怀民如是说。

看到大家已经发了那么多了,我从一个其他角度来聊一下。

《关于岛屿》€€云门舞集

第一,舞蹈和武术的来源,武术的来源是来自于搏击的,在长期的与大自然抗争和战争打斗中总结出来的招式。舞蹈就比较神奇了,舞蹈的来源主要有两方面,一方面是上古时代的祭祀,另一方面是载歌载舞的狂欢。

2018年,云门舞集于国泰艺术节免费户外公演上表演《关于岛屿》€€云门舞集

第二,舞蹈和武术在单个人身上和在一群人身上是不一样的。舞蹈如果是单个人的话,那就是肢体语言的表达,其实是很随性的,虽然我们极力想讲这种肢体语言进行统一,但是每个人表现力不同,所以都是有很大不同的,但是自从有了齐舞,为了让舞蹈变得整齐,于是我们需要约束每个人的动作,以便于大家齐齐整整的。但是武术不是这样的,单个人的时候,我们要求动作必须做到位,必须要标准,但是当真正用来搏击的时候,却真正讲究的是一力降十会和无招胜有招。反倒是没什么标准了。

现代舞,被认为有较高的欣赏门槛,即使受过高等教育的所谓精英人群,恐怕也不能完全领略。但林怀民在创办云门舞集之时,便立志要深入民间,去给最基层的普通人跳舞,不是跳安徽花鼓灯或扭秧歌,而是跳现代舞。他从来没担心过大家是不是“懂”,因为在他看来,“舞蹈是肉身跟肉身的对话,不大是思考性的东西,所以感动是第一关。”他说曾有观众激动地跟他讲,虽然他的舞蹈自己从头到尾都没看懂,却感动得“浑身起鸡皮疙瘩”。

第三个是职业发展方向的不同。我们只说职业舞者和职业武者,相同之处是都可以开培训班,舞蹈主要还是女生,武术则多是男生。都可以进娱乐圈,当然娱乐圈是个大染坊,什么人都可以去。舞者可以当打星,但是打星却很少去跳舞,这样的话,跳舞的优势似乎更大一些。

林怀民对基层观众的这种信心,不光源自他对舞蹈的理解,或许也源自云门舞集的《薪传》首演给他留下的深刻印象。

第四个是容易受伤的问题,可能是武术更容易受伤一些,特别是一些硬气功。特别是产生搏击之后,那就更容易受伤了。

1978年,《薪传》在嘉义体育馆的首演,偌大的体育馆坐得满满当当。林怀民回忆,当剧情走至插秧一段,陈达老先生的歌声响起,聚光灯打在台上一方绿油油的秧苗上,全场六千名观众爆发出惊人的掌声和欢呼声,那一刻,他在后台哭了,“那一天告诉了我什么是‘基层’。”

希望能对你有帮助
图片 1

1978年《薪传》在嘉义体育馆首演,摄影家王信拍下了当时的现场观众 €€云门舞集

回答:

在他看来,观众们之所以反响如此热烈,是因为在台湾“谷仓”嘉义,那方秧苗是观众再熟悉不过的日常景象,而《薪传》将其搬上舞台,一定程度上在赋予其荣耀,“也许观众没想那么复杂,但当时就是‘哗’一下全都起来欢呼鼓掌,那时我就知道,艺术是跟人讲话,是人情的交流。”

相同之处是都很优美,可观性强!因为都需要压腿压腰!不同的是武术可以打对抗赛,舞蹈不能!打个比喻,练过武术的人要打一个没有练过武术的人,就像大人打小孩子!练舞蹈的人不行。所以那些除了练嘴皮子之外,啥也没有练过的人在练过武术人的面前别瞎说,更别动手!因为你是一个小孩子!

《薪传》€€云门舞集

回答:

但是,他又直言自己编舞不会考虑受众,只是好奇某个题材会变成什么样,因为他的舞蹈,既要面对精英、评论家,也要面对市井乡民,而他相信,对于美学和艺术的敏感是每个人都有的,即使“看不懂”,也能感受,进而感动,只要你让观众觉得“你可以”。

舞蹈与武术其共同点在于旨在锻炼身体、增强人民体质。其区别在于:舞蹈是一种艺术表演成份较高之项目。旨在讲求柔、美、节拍感,更十分讲究音乐配合及表演者之间的默契(多为群体表演)又或刚柔并举产生引人入胜,令人汹涌澎湃。武术则是体育锻炼项目。旨在强健筋骨,壮身健体它讲求以刚带柔,血气相配,它通常假设攻防对象,是一种攻防术。古时称武功,在太平社会里则取其健身之功能加之功防之技巧,转化为一种表演的艺术(称武术)。总的来说:舞蹈与武术是异曲同功,既是健身项目,又是艺术表演、欣赏项目。

这种对观众的信任,在云门舞集一次次“上山下乡”中被反复印证。

回答:

2013年,云门创立40周年之际,林怀民以台湾“皇帝米”故乡池上为灵感,创作了《稻禾》,并在当地稻田里搭起舞台,进行了预演。当年那场演出极其轰动,甚至有媒体认为是云门舞集那几年里最受瞩目的大作,全球多家媒体进行了大篇幅报道。

舞蹈和武术的共同点都是运动的艺术。
图片 2武术的目的在于格斗搏击 兼有强身健体之效 凡是和他人格斗能打败对手的,无论动作好看与否,都算作武术。当然,现在很多的武术弱化了它的技击功能,而增强了它的表演功能。

池上原就是个崇尚书法的乡村,而云门舞集的抵达,像一个触发器,让这一小小的艺术细胞,迅速分裂增殖:当地的路牌都换成了乡民的书法;村民捐出谷仓开起了美术馆,老太太老先生一周三次去那里上绘画写生课;田间摆上音响,给稻米播莫扎特、柴可夫斯基、巴赫、贝多芬……

图片 3
舞蹈算是肢体表演、具有很强的观赏性。舞蹈的动作一定要求好看,能表现出来一种强烈的艺术感染力。

“很多事情在发生,”林怀民说,“云门到当地最大的功效,是让他们觉得有尊严可以做这些事,很高兴做这些事。曾有好几个农友跟我说,林老师谢谢你,你让我们看到池上的美。”确实,云门舞集的《稻禾》,让日日埋头农事的乡民,有了一个机会坐上观众席,从另一个视角看这片自己终日劳作的土地,看舞者在其间恣意起舞,音乐辽荡,风吹麦浪,看到实实在在的故乡之美。

图片 4
图片 5
图片 6
图片 7

2013年在台湾好基金会的协助下,云门舞集的《稻禾》于池上上演 €€台湾好基金会

回答:

2018年,云门舞集携《松烟》重返池上 €€云门舞集

共同点是都好看,区别是一个叫舞蹈,一个叫武术

林怀民的编舞,很多渗透着浓郁的东方韵味,但他却说自己并没有刻意在做某种风格,也直言没必要有这种框框:

回答:

“现代舞是创作的舞蹈。只是身体里有哪些因子,我就可以用而已。”

相同之处:首先都是要靠肢体运动来完成。

林怀民戏称自己是“垃圾桶”,什么都会吸收,然后为我所用,而云门舞集今天的成就,大概很大部分源自这种不断地求索、创新。他将现代舞称为“创作的舞蹈”,这种创作不仅在编一出新舞,更在于破与立,在于不拘于既有框架,不断博采众长,为舞蹈注入新生。

其次,对健康都有一定的好处。

如果说在田间地头演出的《稻禾》让人们看到了现代舞表演场地的更多可能性,那像《水月》这样的舞蹈则回归至对现代舞表演的本质€€€€身体语言€€€€的发掘。

都能够向人们展示各自领域的美。

《水月》曾被《纽约时报》盛赞为“绝顶杰出的成就……用亚洲肢体语言构筑的舞作,竟与巴赫的巴洛克舞蹈形式交融得天衣无缝”。而在问及林怀民这出舞蹈的创作灵感时,他却只是简单将其比喻为一根“胡萝卜”,一根为诱引舞团的舞者练基本功的胡萝卜。那时的林怀民在思考一件事:一直以来,大部分舞者的基本功训练都源自芭蕾,但云门不该固守套路或风格,在芭蕾之外,舞者的身体还能呈现怎样的姿态?

都要通过长期艰苦的训练,才能玩得好。

最后,在一些原始资料中,他找到了静坐、太极导引术这些“古法”。不过,习惯了拉伸身体的芭蕾舞基本功训练的年轻舞者,一开始并不喜欢静坐呼吸或扎马步这些训练,为了让他们不那么抗拒,林怀民决定以太极导引的原则,创作一个作品,这就有了惊艳各大媒体的《水月》。

都需要一些天赋。

《水月》€€云门舞集

本质区别:武术归于体育的范畴。而舞蹈归于美学的范畴

虽说打太极、练内家拳这些“非正常”舞蹈基本功训练让舞者们不太舒服,甚至有年轻男舞者会直接在打坐时睡着,但林怀民却说这些对中国人来说,是相对容易的。有人曾问他,外国舞者可不可以进云门?答:可以,但会很辛苦,因为蹲不下去。“我们的孩子,路上随便抓一个说做个兰花指,都会做,但西方人就很难,”林怀民解释,“这是在文化基因里的,身体里有哪些因子,我就可以用而已。”

回答:

从伊莎多拉€€邓肯穿着古希腊宽松的衣服、赤着双脚,在舞台上跳出现代舞的原型,到玛莎€€葛兰姆式舞蹈技法,再到摩斯€€肯宁汉不可预期的身体组合……一代代现代舞大师都在创造独属自己的身体语言符号。而林怀民,华人与作家这双重身份,无疑让他拥有了更多观照舞蹈的维度,因此在他的舞蹈肢体语言中,戏剧、拳术、书法、太极……林林总总,庞杂而又自成体系,融汇成他特有的表达方式。

共同之处,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,

《水月》€€云门舞集

不同之处,舞蹈是释放,武术是收敛

《松烟》€€云门舞集

回答:

《白水》€€云门舞集

不懂武术,舞蹈,但却它们刚柔相配默切。

就这样,林怀民带着云门舞集从1973年走到今天,从台湾走向国际。而就在2017年,他正式宣布要在2019年退休,交棒郑宗龙。这对一些喜欢云门的观众来说,有些难以接受,毕竟云门舞集已被深深烙上林怀民的印记,在很多人眼里林怀民就等于云门舞集,而他的退休很可能让云门失去活力和魅力。

回答:

但对于林怀民来说,选择这个时间点退休,正是为了让云门舞集能继续走下去:

你能把舞蹈跟武术放到同一个问题里去问,这本身就是武术的悲哀。

“我想看着这个过渡完成,不想等到与观众无法沟通时才想这个问题。”

如果非要说出一些相同之处的话。就是都需要对身体的高度控制。

“我明年72岁了,”林怀民淡淡地说,“舞团比我的创作重要,我不能等到糊里糊涂才想退休的事。”他解释,一个古典舞团,即使换了总监,天鹅湖或睡美人还能照跳,但现代舞团不是,它们的生命力,常常会随着创办人或灵魂人物的退休、逝世而终结。

在实战中,如果你的身体能跟得上思维的进度和改变,能达到身体和思维高度契合的话,那你表现出来的实战水平是相当的高,我想,舞蹈亦然。

伟大的现代舞编舞家摩斯€€肯宁汉于2009年逝世,他的舞团在2011年完成全球巡演后正式解散;玛莎€€葛兰姆舞团虽然坚持了下来,但林怀民说,看过其早期表演的观众,一定会觉得不认识现在的它;他自己更直言现在不看《红色娘子军》了,因为“戴着假睫毛的娘子军怪怪的”。

虽然云门舞集如今的演出依旧是场场爆满,但林怀民很清醒,说自己这个“40后”总有天会跟观众“不来电”,因此他希望在自己还头脑清醒时,完成舞团的交接,亲眼见到它在自己逐渐退出后,继续走下去,“一开始当然会有观众觉得不太接受,慢慢来,相信郑先生能通过作品证明自己。”

郑宗龙为云门舞集2创作的作品《十三声》€€云门舞集

最后,我们问他,26岁创立云门舞集,到今天准备退休,他的舞团依旧是台湾唯一的全职舞团,这是否让他觉得有些遗憾。他摇摇头说不会,因为这件事本身就很难,不同于能录制成唱片的歌曲,舞蹈需要非常密集的人力,虽然也能拍成DVD或视频,但它始终是一门更需要现场感的艺术,因此全球大部分艺术舞团是无法仅靠票房活下去的,而自己能走到今天,很幸运,也一直很努力,脚踏实地,从不心存幻想,而最重要的,是作品。

诚品生活深圳给林怀民的演讲主题是“幸福”,一开场他便说自己在过去几十年从没想过这件事,因为实在太忙。我们问他,是否担心退休后突然闲下来会不习惯,他完全没有犹豫就蹦出“怕!”不过随即一想,自己也许不会很闲,因为要开始学习过日子,比如打理自己的钱、学烧一点菜,整理屋子等等。

- “我家里有1990年从纽约寄回来的箱子,里面都是书,就那样一直排在那里。”

- “所以退休终于有时间看了?”

- “至少能把它扔了,从90年放到现在,大概是不需要了。”

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,

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。

在2018过去之前,听€€米说完这个秘密 | TOPYS专访

草莓音乐节变了,摩登天空仍在创造有意思的事 | TOPYS专访沈黎晖

芒克:本就没有什么「黄金时代」,现在挺好 | TOPYS专访

更多文化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

本文由金沙国际手机版官网发布于舞蹈介绍,转载请注明出处:舞蹈是不大需要思考的东西丨TOPYS专访,你觉得舞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