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舞蹈网,参加第十三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

2020-02-16 作者:舞蹈介绍   |   浏览(79)

韩国舞蹈以静中有动、优美节制为特色,然而,在韩国当地,传统舞蹈也缺少年轻的知音。今年62岁的首尔市舞蹈团团长林洱调突发奇想:将韩国舞蹈“装”进柴可夫斯基的芭蕾名剧《天鹅湖》中,是否更容易被大众所接受?

韩国传统舞蹈家在艺术节专题论坛上提出

这一奇怪的创作念头,来得很突然,但林洱调却再也无法将它从脑海中拂去。他用了9个月时间来构思、编排韩国舞蹈剧《天鹅湖》。下月,该剧将来沪参加第十三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。昨天,林洱调在艺术节专题论坛上提出:“亚洲传统的舞蹈倘若一直‘敝帚自珍”,却不加任何包装,肯定无法走向世界。我们尝试借西洋名著的‘壳’,找到西方观众在文化背景上的相似点,从而让亚洲艺术成功走出去。这是一次探索,是否成功,有待检验。”

亚洲艺术不妨借船出海

当林洱调提出要用韩国舞蹈排演芭蕾名剧《天鹅湖》时,韩国舞蹈界并不看好。作为韩国传统舞蹈界第二号人物,林洱调肩上背负着两项韩国非物质文化遗产——第27号《僧舞》和第97号《驱煞舞》。有人质疑:“让韩国舞蹈演员跳《天鹅湖》,韩国传统舞蹈的纯粹性还能保存吗?这样的‘革新之作’,会不会让韩国舞蹈变得不伦不类?”

韩国舞蹈以静中有动、优美节制为特色,然而,在韩国当地,传统舞蹈也缺少年轻的知音。今年62岁的首尔市舞蹈团团长林洱调突发奇想:将韩国舞蹈装进柴可夫斯基的芭蕾名剧《天鹅湖》中,是否更容易被大众所接受?

林洱调和他率领的首尔市舞蹈团顶着压力,投入10亿韩元排演这一“混搭”新作。林洱调知道,老柴的旋律已深入人心,是很难改动的;老柴的音乐与《天鹅湖》的情节,水乳交融,也不便大动干戈。他要做的,是将韩国的舞蹈“置换”掉西方的芭蕾。为了将韩国文化不露痕迹地植入舞剧中,林洱调将原著的故事设置在古代朝鲜半岛满腔族区,主人公也变成了飞隆国的公主雪天鹅和富衍国的智奎王子。这样一来,公主和王子在台上跳着韩国舞也就有了文本的依据。

这一奇怪的创作念头,来得很突然,但林洱调却再也无法将它从脑海中拂去。他用了9个月时间来构思、编排韩国舞蹈剧《天鹅湖》。下月,该剧将来沪参加第十三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。昨天,林洱调在艺术节专题论坛上提出:亚洲传统的舞蹈倘若一直敝帚自珍,却不加任何包装,肯定无法走向世界。我们尝试借西洋名著的壳,找到西方观众在文化背景上的相似点,从而让亚洲艺术成功走出去。这是一次探索,是否成功,有待检验。

然而,林洱调很快发现,老柴的音乐与韩国舞蹈竟如此南辕北辙。林洱调说:“老柴的音乐,节奏明快,而韩国舞蹈讲究以静制动,舞蹈动作大多慢慢悠悠,两者之间隔着一条鸿沟。”跨越这条“鸿沟”的过程,是展现林洱调这位“具有不屈不挠创作精神”的编舞者才华的过程。在剧中,林洱调设计了大量“碎步”动作,以使韩国舞蹈“赶上”老柴的音乐;同时,他特意夸大演员的手部动作,给“白天鹅”手背粘上羽毛,使演员手部华美的动作在诗意的灯光下抢夺观众的眼球。

跨界创作压力不小

林洱调的尝试,得到了众多来沪参加艺术节论坛的学者的支持。亚太表演艺术中心协会主席潘传顺认为:“我们要研究亚洲的文化传统,想方设法使这些文化传统与当今的年轻人紧密相连。对亚洲的传统艺术,我们要不断包装、演出,而不是把它们放进博物馆里。我们有责任使它们充满活力。”在他看来,亚洲舞台上,遍布着西方的艺术,却很少见到亚洲艺术家的探索新作。

当林洱调提出要用韩国舞蹈排演芭蕾名剧《天鹅湖》时,韩国舞蹈界并不看好。作为韩国传统舞蹈界第二号人物,林洱调肩上背负着两项韩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第27号《僧舞》和第97号《驱煞舞》。有人质疑:让韩国舞蹈演员跳《天鹅湖》,韩国传统舞蹈的纯粹性还能保存吗?这样的革新之作,会不会让韩国舞蹈变得不伦不类?

同样一部老柴的《天鹅湖》,在中国,则被改编成了杂技芭蕾版。东方杂技与西方芭蕾相结合,让看惯了芭蕾舞剧《天鹅湖》的西方观众喜出望外;“白天鹅”踮起脚尖,在王子手臂、肩膀、头顶上一次次旋转时,更让西方观众惊叹不已。杂技芭蕾《天鹅湖》以700万元的投资,撬起了5000多万元的营收,如今,足迹踏遍欧洲大陆40多个国家。

林洱调和他率领的首尔市舞蹈团顶着压力,投入10亿韩元(约合人民币近600万元)排演这一混搭新作。林洱调知道,老柴的旋律已深入人心,是很难改动的;老柴的音乐与《天鹅湖》的情节,水乳交融,也不便大动干戈。他要做的,是将韩国的舞蹈置换掉西方的芭蕾。为了将韩国文化不露痕迹地植入舞剧中,林洱调将原著的故事设置在古代朝鲜半岛满腔族区,主人公也变成了飞隆国的公主雪天鹅和富衍国的智奎王子。这样一来,公主和王子在台上跳着韩国舞也就有了文本的依据。

林洱调说:“用杂技演绎《天鹅湖》,中国人艺术创作的大胆、搭脉西方市场的能力,让我惊叹。亚洲舞蹈要走向世界,决不能各自为政、单打独斗。中、日、韩等亚洲的艺术家们应该联手创作,摸准西方观众的兴趣点,共同把亚洲艺术推向全世界。”

然而,林洱调很快发现,老柴的音乐与韩国舞蹈竟如此南辕北辙。林洱调说:老柴的音乐,节奏明快,而韩国舞蹈讲究以静制动,舞蹈动作大多慢慢悠悠,两者之间隔着一条鸿沟。跨越这条鸿沟的过程,是展现林洱调这位具有不屈不挠创作精神的编舞者才华的过程。在剧中,林洱调设计了大量碎步 动作,以使韩国舞蹈赶上老柴的音乐;同时,他特意夸大演员的手部动作,给白天鹅手背粘上羽毛,使演员手部华美的动作在诗意的灯光下抢夺观众的眼球。

国际符号表达亚洲文化

林洱调的尝试,得到了众多来沪参加艺术节论坛的学者的支持。亚太表演艺术中心协会主席潘传顺认为:我们要研究亚洲的文化传统,想方设法使这些文化传统与当今的年轻人紧密相连。对亚洲的传统艺术,我们要不断包装、演出,而不是把它们放进博物馆里。我们有责任使它们充满活力。在他看来,亚洲舞台上,遍布着西方的艺术,却很少见到亚洲艺术家的探索新作。

同样一部老柴的《天鹅湖》,在中国,则被改编成了杂技芭蕾版。东方杂技与西方芭蕾相结合,让看惯了芭蕾舞剧《天鹅湖》的西方观众喜出望外;白天鹅踮起脚尖,在王子手臂、肩膀、头顶上一次次旋转时,更让西方观众惊叹不已。杂技芭蕾《天鹅湖》以700万元的投资,撬起了5000多万元的营收,如今,足迹踏遍欧洲大陆40多个国家。

林洱调说:用杂技演绎《天鹅湖》,中国人艺术创作的大胆、搭脉西方市场的能力,让我惊叹。亚洲舞蹈要走向世界,决不能各自为政、单打独斗。中、日、韩等亚洲的艺术家们应该联手创作,摸准西方观众的兴趣点,共同把亚洲艺术推向全世界。

本文由金沙国际手机版官网发布于舞蹈介绍,转载请注明出处:深圳舞蹈网,参加第十三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