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舞蹈网,不希望把现代舞做成云门

2020-01-25 作者:舞蹈介绍   |   浏览(170)

信息时报讯第11届广东现代舞周将于11月8日开幕,“舞装花城”是本届舞周走进社区的主题。面向社区的免费表演,观众该怎么挑选适合自己看的节目?对此,现代舞周艺术总监曹诚渊表示:“看户外节目无需选择,应该随心所欲”。谈到舞周节目与即将访穗的云门舞集的差别,他则表示:“云门已经称不上是现代舞,我也从不希望广东现代舞团像云门。”表演场地换到二沙岛虽然现代舞走进社区很受欢迎,不过,现代舞周的策划者每次申请户外场地却很周折。曹诚渊透露,从公安部门到街道办,每次演出都要牵扯很多部门,做到万无一失。尽管如此,本次舞周计划已久的户外场地还是被临时通知,由花城广场搬到二沙岛星海音乐厅旁边的草坪举行。“舞装花城”节目中,有12场都在户外,对于这么多演出观众该怎么看?曹诚渊说:“不用去选择,看见就看见。”说着他想起了一件事,去年现代舞走进沙面,有很多住在附近的人都去看。有一个小女生拉着她的妈妈,妈妈看得很专注,小女生却有点不耐烦,问妈妈“他们在做什么,我看不懂”,妈妈竟然回答:“看得懂就没有意思了”。曹诚渊说:“你走到路上,突然有事情发生,看不懂你才会停下来看,这才是社区演出有趣的地方。社区演出有时就是那么一刹那,我不在乎他们将来会不会成为现代舞的观众,但被吸引的一刹那是很珍贵的。”现代舞永远是非主流舞周举办前夕,云门舞集的《松烟》也将在广州演出。谈及云门的现代舞,曹诚渊说:“云门对我来说,已经称不上是现代舞,而是台湾的古典传统舞蹈,就等同于大陆的《东方红》,是一种文化的象征。云门聪明地融入了书法、太极,很多文化传统,一开始时它是石破天惊的。但41年过去了,真正年轻的舞者应该要打破云门。现代舞就是要不断地走在前沿,做别人没做过的,新颖的、冒险的尝试。现代舞永远都是小众的,非主流的,让大众都接受的就不是现代舞了。”在曹诚渊看来,现代舞不应该做成云门,“广东现代舞团我不希望它像云门,倒有点像云门2,因为我们不断去培养新的演员、艺术家的创作,让舞者学习用身体去适应不同编导的要求。我们希望舞者的身体是万能的,而不是被定型化的。”这番言论,他不担心被云门的创始人林怀民听到,“林怀民为什么做云门2,他自己也知道云门的包袱很重,全世界请云门去演出,不演林怀民的作品都不行。云门他们也请过香港和内地著名的编舞家去编舞,林怀民自己也觉得很不错,但就是卖不出去,他自己也很苦恼。”

2014年10月31日,在第11届广东现代舞周“舞装花城”举办前夕,云门舞集的《松烟》将在广州大剧院连演2天。 《松烟》是林怀民“行草三部曲”中的第二部,2003年诞生时名为《行草贰》,去年更名为《松烟》。演出中,云门舞者们身着朴素的黑、白舞服,缓慢深沉地呼吸吐纳,时而突然发力,顷刻间又恢复了轻柔曼妙,是林怀民继《行草》之后探寻中华书法美学的又一部佳作。 谈及云门舞集,现代舞周艺术总监曹诚渊说:“云门对我来说,已经称不上是现代舞,而是台湾的古典传统舞蹈,就等同于大陆的《东方红》,是一种文化的象征。云门聪明地融入了书法、太极,很多文化传统,一开始时它是石破天惊的。但41年过去了,真正年轻的舞者应该要打破云门。现代舞就是要不断地走在前沿,做别人没做过的,新颖的、冒险的尝试。现代舞永远都是小众的,非主流的,让大众都接受的就不是现代舞了。” 在曹诚渊看来,现代舞不应该做成云门,“广东现代舞团我不希望它像云门,倒有点像云门2,因为我们不断去培养新的演员、艺术家的创作,让舞者学习用身体去适应不同编导的要求。我们希望舞者的身体是万能的,而不是被定型化的。” 这番言论,他不担心被云门的创始人林怀民听到,“林怀民为什么做云门2,他自己也知道云门的包袱很重,全世界请云门去演出,不演林怀民的作品都不行。云门他们也请过香港和内地著名的编舞家去编舞,林怀民自己也觉得很不错,但就是卖不出去,他自己也很苦恼。”

本文由金沙国际手机版官网发布于舞蹈介绍,转载请注明出处:深圳舞蹈网,不希望把现代舞做成云门

关键词: